涼佐

这对真好吃(ง •̀_•́)ง……

投捕组的日常②

#投捕组
# @路宝の流光
 

        最近班小松感觉身边越来越冷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身边有两个大佛爷,一左一右同时释放寒气……
        就说吧,班小松自认为跟邬童关系挺好,个尹柯那也是关系不差的兄弟,按理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班小松和这两个人相处得都很融洽偏偏他俩碰到一起就跟一大车易燃气体似的,遇见了熊熊燃烧的火苗一个亲密的拥抱下一秒便是惊天动地的爆炸。班小松作为“司机”想躲却是心有余力不足,就比如上次化学课去实验室做实验的时候。
        老师要求三个人一个小组,可以自由组合。尹柯便找上了班小松和另一个大学霸。一个实验小组,这可是一劳永逸的选择,班小松正要狗腿的答应尹柯,邬童突然搂住了他的肩膀,得意地笑着:“班小松早就说好了要和我一组了,你没机会了。”
        尹柯一脸“我不信”:“小松当然会选我,没机会的是你才对吧!”
        “切,谁会喜欢和死板刻薄成天只知道做题的书呆子一组啊?当然是选我啦,我和班小松的关系可比你和他要铁多了。”
        “你说谁死板刻薄啊?有我在小松就不用担心不会做了!因为我全!都!会!”
        听着两人幼稚至极的吵架,班小松表示他很无奈,也很无辜……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到底和谁一组?!”
        被两双雪亮亮又不怀好意的眼睛双双盯着,班小松感到一阵恶寒,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向后缩了缩脖子。他有预感,自己选谁都不会有好结果。
        “哎呀你看不是三个人一组吗,咱仨正好一起啊……”班小松话还没说完,便被强行打断
        “谁要和这个家伙一组啊???”
        可最后另一个大学霸受不了他们吵架去别组了,最后分到一组的还是他们仨……
        于是,化学课上,班小松再次感受到了被夹在中间的痛苦,呆呆地坐着盯着前方直冒冷汗,这两个家伙要是化学课吵起来,像两个易燃物似的,一激动拿浓硫酸泼对方一脸,那岂不是废了?
        但事实上是,这两个大哥比班小松想象的安静多了,不仅一句话不说,连实验也不做,别的组都开始做得不亦乐乎了,他们组却一直在冷战。
        “行了你俩别斗气了,在一组就在一组嘛,到底有什么啊!好好做实验吧”说着往邬童手里塞了各种烧瓶试管。
        没想到,邬童还来劲了:“凭什么给我拿不让他拿啊?”
        “你手稳,你拿行了吧!”班小松怼了他一句,于是转过身想想,尹柯这尊大学霸这么好的人力资源可不能浪费了,于是准备劝劝尹柯。
        没想到班小松还没开口尹柯自己先开口了:“小松,帮我告诉那个傻子,倒浓硫酸要用玻璃棒引流!”
        你和他的对话干嘛扯上我啊?班小松满脸黑线,但为了这尊大爷别跟根似的坐在这他决定顺着毛撸,他转向邬童,刚要开口,邬童也抢先了:“班小松,告诉你旁边的那个混蛋,我不用他提醒!”这么说着,邬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拿起来玻璃棒。
        班小松想不明白了,你俩自己就可以沟通干嘛非要我传话啊?班小松知道自己是不可能阻止他俩这种幼稚的行为的,只希望他们能平安度过一节化学实验课。
        “小松,和那个正捣弄仪器的笨蛋说,铁架台要从下往上装!”
       “班小松,告诉某个傻子,不用太在那瞎说。”可说是这么说,邬童再次按尹柯说的改了自己的做法。
        “小松 帮我问问某个不知好歹的笨蛋,试管口应该略向下倾斜,他那么做容易导致试管爆炸!”
        “靠!班小松,问他能不能少管闲事?烦不烦人啊?”但即使邬童这么说着,也还是照做了。
        “小松,告诉那个自以为是的自大狂,他不行的话我来!”
        “不行?你居然说我不行?!班小松,和那个混蛋说他严重影响了我的思路,捣乱我的操作,请他滚蛋,立刻!马上!”
        “呵,真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马骑!小松,告诉那个笨蛋,不领情就算了,该滚蛋的是他!”
        说来说去,班小松一句话也没传,还不是借着班小松自己吵架?
        你们小两口吵架,能不能别带上我啊?诶,我刚才是不是用了小两口……
         他们这一桌终于惊动了化学老师,老师眉头一皱,眼神尖锐到能在人身上割几道口子。
         “班小松!站起来回答一下这地方怎么操作!”
        从刚才被动收听两个幼稚鬼在线吵架直播的班小松当然回答不上来这道问题,他沉默地站起来接受老师的死亡凝视最后有沉默地坐下。
        “再让我发现你溜号,你实验不用做了!”
        班小松一脸不高兴,明明是邬童和尹柯这小两口吵架,到最后被骂的居然是我……
        不对!班小松敲了一下脑袋,怎么又变成小两口了呢!
         一节不愉快的化学课结束了,班小松决定以后有实验课再也不跟他俩坐一起了,自己也太惨了,不仅上课被夹在中间被动听吵架导致溜号被骂,最后就他们这一组实验没做完,又挨了一顿骂……
        但至少在化学课上,没搞出什么幺蛾子,这点还是让班小松很欣慰的,班小松想,摊上他俩,算自己倒霉!

投捕组的日常


#投捕组
#请勿上升真人
# @路宝の流光 一起写文的madam咸

        班小松最近头都快大到爆炸了,因为他的班里转来了一个他一点都不想见到的邬童大佛爷!本来班小松就为如何重建棒球队的事想到头都快秃了,现在又来了个原来把他虐的找不着北的中加霸道投手,这不明摆着不让自己好过呢吗!!!
        邬童来的时候,班里就剩下两个座位可供他选择了,一个在班小松旁边,一个在尹柯后面。班小松以为是个人都想坐尹柯后面。理由是什么?尹柯大学霸不仅长得帅,人又温柔对谁都很好,而且是个全能神,感觉根本就没有他不会的东西!要不是班小松就坐尹柯旁边不用再坐在他后面了,要不班小松早就跟邬童抢尹柯后面的位置了。可是,人家邬童偏不!人家就要坐在班小松旁边。而且,邬童走过来的时候,充满杀气的和尹柯对视一眼,班小松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有种不好的预感……
        班小松这个人自来熟啊,短短的几天,跟曾经虐他的霸道投手邬童处好了关系,而且还死皮赖脸不要面子地磨邬童直到邬童答应帮他重建棒球队为止。班小松以前就跟尹柯关系不错,所以这俩人算是班小松的铁杆哥们了,可是,他发现邬童和尹柯极度不合!就例如,那天他被江狄打伤了腿邬童和尹柯送他回家,本来班小松想向邬童使劲的吹一波尹柯大学霸,让他俩也成为朋友,他凭直觉邬童肯定喜欢尹柯这样的,可还没等班小松开吹,邬童就先跟尹柯说起了话:“你在旁边看着,有意思吗?”靠!人家尹柯好心帮你拉架,你就这态度?更让班小松没想到的是,尹柯居然还怼了邬童一句:“你把自己玩进去了,好玩吗?”班小松被夹在中间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问到:“你俩以前是不是认识啊?”
        “不认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到。
        事后,班小松突然想起了那天邬童和尹柯对视的情景,你俩以前不认识,皮卡丘都不信!可是,他俩相处得这么不和睦,以前该不会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吧!
        班小松觉得,这件事情,还有待考究……
       

【鸣佐】鸣人的猫耳叔佐QwQ~